大家有没有发现,随着出生人口数据的变化,很多情况正在慢慢地发生改变。其中有趣的地方不仅在于生育观念发生了改变,男多女少的局面也发生了改变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。

2021年年末全国人口141260万人,比上年末增加48万人。其中,男性人口72311万人,比上一年减少46万人;女性人口68949万人,比上一年增加了94万人。整体上,男比女多3362万人。

这表明,男多女少的局面正在发生改变,男女各占半边天正在形成。不过,从具体的城市性别比来看,经济活力强劲、人口净流入大的城市,男性占比仍然很高。

广东,男女性别比为113.08。

上海,男女性别比为107.33。

浙江,男女性别比为109.74。

而人口净流出的辽宁、吉林,男性数量已经低于女性。

男女性别比的变化,一方面在于生育观念的转变,另一方面在于人口流动的影响。

2021年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。与2016年放开“二胎”政策第1年相比,出生人口减少827万人。当年出生人口逆转颓势,达到1889万,其中“二孩”占比40.2%。

为何出生人口以每年超过150万的速度减少,因为,生育主力军从70后转向80后和90后之后,生育的“承上启下”作用并没有发挥。当70后生育二胎的意愿完成之后,随着年龄的增加,不再生育。而80后,90后们,因为自身的生活和工作经历,生育、养育观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

他们开始达到了多年宣传的效果,即“少生优生,幸福一生”。

80后、90后们,自己对品质生活的追求要明显高于70后,同时,在生育之时还会考虑商品化的住房、大学费用、延迟退休等等。

80后、90后们与70后相比,更加“敢于消费”,同时,他们的观念中对“养儿防老”这一观念也不是太指望,更多的是靠自己。

3月1日,教育部官网公布了《2021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主要结果》。

2021年,全国共有幼儿园29.48万所,在园幼儿4805.21万人。与2020年比,减少了13.05万人(2020年在园幼儿4818.26万人)。

2021年,小学招生1782.58万人,在校生1.08亿人。与2020年相比,小学招生数量减少了25.51万人(2020年小学招生1808.09万人)。

2020年,全国普通高中招生876.44万人,在校生2494.45万人。2021年全国普通高中招生904.95万人,在校生2605.03万人。一年时间内,高中招生人数增加了28.51万人。

从以上两组数据,我们发现,有两点值得大家关注。

一是现有高中生群体进入大学会更加轻松,因为高中生人数已经低于本、专科录取人数。人人有大学可上,很快就能实现。因为,2020年高中招生876.44万人,而2021年的大学生的录取中,全国普通、职业本专科共招生1001.32万人。

另一方面,近两年入校的小学生,可能是最“内卷”的群体,2020年小学招生1808.09万人,2021年,小学招生1782.58万人。2022年的小学生招生数量可能再次超过1800万,因为,首批二胎到了开始入学的年龄。

首批二胎第一个面临的就是“就近入学”,这就涉及到学区房这件大事,所以作为家长,准备学区房成为近两年首要考虑的内容。

首批二胎第二个需要面临的便是中学之后的“分流”,由于高中招生数量仅为出生数量的50%左右,所以,首批二胎在初中毕业之后,会进入刚性分流到中职院校。

首批二胎第三个需要面临的便是深度老龄化社会之中,承担更多的责任。按现有的人口为基础,预计到2040年,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0%。

当然,二胎也是幸福的,70后的爸妈会总结一胎经验之后,给予二胎更好的生活、更优的教育。但是,以上三方面所需要面对的事情,将会成为他们必须接受的挑战。首批二胎一生的内卷也是必不可少的,他们的内卷将超出我们的预期。